作为医生你经历过最尴尬的事情是什么?

就昨天下午,上午我们保健院做了一上午幼儿检查工作,下午这会人少一点,我到别的科室取点东西,走到二楼走廊的时候碰到一个跟我年纪差不多的女人,我当时看到她就觉得有点熟悉,但是她楞是盯着我一动不动,那种眼神就像是多年没见过的,老朋友?老同学?以前的同事?然后我俩就不自觉的冲过去抱住了对方(其实我是怕万一是哪个老朋友整形什么的不认识尴尬…)这个妹子就更厉害了,直接欣喜若狂眼泪一下子都飚了出来!我的脑子飞速旋转……同时还伴随着她的那种小激动,抱了一会我感觉好多科室的同事都在我就松开她,然后仔细看了看对方以后,发现……我们!根本!不认识!上过的学,工作的地方,都对过之后俩人有点懵逼了,然后默默的看她擦干了眼泪,尴尬的说了个再见…… 走的时候我笑了,有可能是上辈子认识吧~ 也可能这就是大家说的“眼缘”吧

276个回答

作为医生你经历过最尴尬的事情是什么?
回答

作为男医生,要说尴尬,估计大部分还是发生在与女病人接触的时候吧,不知道算不算是最尴尬,反正下面两件尴尬的事终身难忘。

第一次做妇科检查

大四见习的时候,第一次进入妇科门诊做双合诊检查(目的是探查阴道内部情况),当时带教老师安排一个女生和一个男生为一组跟着一个门诊教授。诊室里有十来个病人,就我一个男的,妇科门诊肯定是会脱裤子的……说实话,第一次遇见这样的场合,真的挺不习惯,我在房间里怎么站都感觉是多余的。

当时跟我同组的女同学已经做了一个检查了,我站在旁边不知所措,女同学给我使了一个颜色让我做,我还是不好意思,这个时候,病人悠悠的来了一句"你咋不摸?"…… 我瞬间就脸红到耳根了,好在戴着口罩,看不到我的表情。 我很不自然地走到病人前面给她做检查,在退出手指的时候,因为紧张,再加上病人月经没有完全干净,顺势被我的手指带出来一股经血洒在旁边女同学的白大褂上……当时带教教室、女同学惊愕地看着我,隔着口罩我都想象的到她们肯定张着大大的嘴……

第一次给病人插导尿管

大五实习的时候,在泌尿外科,带教老师让我给一个女患者插导尿管。虽然在医学模拟人身上练了无数次,但在真人身上还是第一次操作。

来到操作室的时候,除了患者以外,她老公也在床边……我瞬间就怂了,不敢、不好意思、害怕去操作。可能带教老师看出了我的心思,轻声对我说平时怎么练的就怎么插。没办法啊,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上。做好各项准备和消毒以后,我彻底懵逼了……根本分辨不出尿道口开口。

因为女性的生理结构,尿道口周围的组织其实也是褶皱的,真的不容易分辨哪是开口。带教老师看我愣在那半天不动就催促我,我说找不到尿道口,他无语的瞪了我一眼后说到:“怎么会找不到呢?”然后他拿镊子准备给我指示位置……他也懵逼了,真的看不出在哪。结果是我跟他两个人一起找了差不多一分钟才确定哪是开口,好在病人本人及其老公全程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表现出不耐烦的表情,真的非常感谢她能够给我第一次学习的机会。

说几个真实的小故事。


1. 那天看到一个小姑娘,带着一堆片子来找我办住院手续,我当时在管病房,就给她整理一下资料。我那个姑娘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像个大学生的样子,旁边的中年男人鬓角都白了。我看那个小姑娘着急得有点想哭的样子,于是发神经安慰了一下。


“别着急,您父亲这个病还不算太晚,有手术机会。”


小姑娘一脸懵逼地说:“这是我老公。”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旁边的老护士过来还补了一刀。


“没事儿,刚才主任也叫错了……”


2. 一个主任走进手术室,看到病人脸上扣着面罩,觉得已经麻醉完毕了,就在患者屁股上和肚子上拍来拍去。


“这手术可不好做啊,这大胖妹子!”


然后走过去的时候,碰巧看到了患者的大眼睛正在羞耻地盯着他。


主任假装看看片子……嘴上还念叨着……


“这瘤子,好切,好切……”


3.当年师兄带我们实习,我们班的女生非常积极,抢着跟师兄上手术。


一次手术,师兄正在消毒,碰巧患者的裤子挡着手术视野了,于是师兄就和旁边的女同学说了一句。


“帮我把裤子往下脱一下。”


于是女同学有些尴尬,师兄觉得可能是觉得男病人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就对她吼了一句。


“当大夫哪有什么男女有别,麻利的!”


然后女同学上去,就开始给师兄脱裤子……


好在师兄一个闪身躲开了……


3. 李淑芬


到了乳腺科,都是中年女患者,而且她们的名字都很像……


一次门诊穿刺,约了二十几个患者,师姐开始点名。


“李淑芬!”


“到!”“到!”“到!”“到!”


……

展开全部

哈哈,真的好尴尬,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好笑。那时刚毕业在县医院的急诊科上班,一天下午我正好值班,一个小伙子扶着一个长的很漂亮的女孩进来了,说是被狗咬了,问了一下咬到哪里了?咬屁股了,哈哈,一听就笑起来了,没想到这狗也是专挑漂亮的下口啊。随后就让这女孩脱掉裤子爬床上,女孩当时脸红透了,小伙子在旁边给帮忙脱着,我估计没什么大事,随便看下没啥事就让去防疫站打一针算了,就喊了个护士过去看看,结果那护士一看立马喊我过去,说是挺严重的,我过去一看,我的妈呀,肛门下方撕裂了有3cm长的口子,这必须要缝针了,赶紧就带口罩,戴手套,铺洞巾,开始消毒了,女人的屁股真大,得用手搬开才能消毒,这时有点为难了,赶紧把护士叫过来,给我帮忙,护士赶紧戴上手套给我帮忙扳开,唉,全部暴露出来了,护士脸隔着口罩都红到耳朵根了,正准备倒双氧水冲洗伤口时,问题又来了,这倒下去肯定会流到那里的,这怎么能堵住呢,随手夹起两块辅料往上面一垫,就倒双氧水冲洗了,用镊子夹着棉球边洗边听那女的嗯嗯嗯的叫个不停,一下来反应了,我的妈呀,多亏穿的白大褂,赶紧草草冲洗结束,打麻药缝了几针,给包扎好就去开处方了。第二天那女孩来换药,随后过几天拆线都是我一个人。当时一段时间科里的护士看见我都是那种坏坏的笑,我不知道当时帮忙那个护士发现什么了。给这些娘们都说了些什么。我也不得而知了。

展开全部

没有最尴尬,只有更尴尬。

先说一个昨天发生的事情:

当时我刚忙完抢救室里的病人,打开门准备上卫生间,只见一个穿着蓝色T恤的中年男子站在门口。

他似乎一直在等我,而我却并不认识他。

“今天是你上班?”

“是的,怎么了?”

“主任没有上班?”

“没有,有什么事情你说。”

“我胸口痛,闷闷的感觉。”

听觉这句话后我心中便有一股不爽:胸痛不是小事情,必须要重视。看病走流程就是了,为什么不进急诊室看病,反而要在抢救室门口东张西望,还要打探主任的消息呢?

立即把这位胸痛七小时的男子带进抢救室,做了一份十八导联的心电图,结果没有发现明显异常。

“你不认识我了吧?”

这句话让我略显尴尬,因为我根本就不认识他,治好敷衍他道:“有些面熟”。

“六年前,我发生了心肌梗死,是你和主任一起抢救的!”

哦,原来是一个老病人。可惜的是,我始终还没有想起来六年前发生的事情。

再来说一个半年前发生的故事:

某天深夜,120送过来一位年轻女性,最起码从外边的衣着来看不会超过三十岁。

说是有些抽搐,但是查看后发现只是过度通气的表现。

陪同而来的是一位将近五十岁的男性,他紧张的问:“病人没有什么事情吧,要做CT检查吗?”。

“你女儿有没有同人吵架或者闹情绪?”因为年轻女性通常都是在情绪激动后发生过度通气、呼吸性碱中毒,所以我习惯性的张口便问。

谁知道尴尬的事情发生了:她是我老婆。

虽然我当时满是尴尬,但是人类天生八卦的心态还是让我没有忍住有自己的偷偷瞄了这个男人一眼。


在你的工作中,遇见过什么样的尴尬呢?


让更多人了解更多一点!

展开全部

讲两件我觉得比较尴尬的事情吧。

有一次给一名产妇接生,在分娩的过程中做了会阴侧切,所以生完了以后要把侧切的伤口缝合起来。当时这个产妇选择的是温馨分娩,所谓的温馨分娩就是可以由一名家属陪同,陪他生产的是她老公。

我们缝合会阴的时候所采取的姿势是医生坐在患者两腿之间,就是像下面这个图中的姿势一样。由于医生采取坐位,所以面部刚好是对着患者会阴的位置。

缝着缝着,突然听见产妇跟她老公说“老公,我好想放屁啊!”

她老公就说“老婆,你想放就放吧!”

然后就是一连串的咘~咘~咘~的巨响。

这还不算尴尬,更尴尬的是她老公突然大喊“老婆,你这样是对的!你是好样的!”

然后老婆还回应到“真的吗?老公?”接着又是一连串的咘~咘~咘~

我坐在下面一脸黑线~

还有一次,是产房突然来了一名黑人孕妇。根据以往的经验,黑人大多数是经产妇,生过很多个,并且骨盆条件比较好,所以生的比较快。所以当这么孕妇来的时候,护士就让我给她做个阴查。我们普通的阴查只需要戴手套就可以了,不需要穿隔离衣那些接生的时候才穿的衣服。结果没想到我刚把手伸进去,就听到产妇一声大叫,然后就是小孩、羊水、大便一起顺着我的手全都出来了。为了防止小孩掉下来,我只能用手接着,可怜我当时只穿了一件短袖的手术衣,看着羊水和大便流了我满手加一身~

展开全部

首先声明,我不是学医的,男生。大四毕业了去医学院看高中男同学,在他的怂恿下我穿上了白大褂跟着他在医院病房里实习,突然有个护士长让我一个人跟着她去查房(我勒个去,我一身汗),到了病房里有个年轻清秀的女生需要换导尿管,我说我不会,遭到护士长的指责和白眼,只好给护士长做下手,导尿包里三只无菌手套,我戴一只护士长戴两只,有生以来第一次就那样眼睁睁看着女性患者裸露着,我的内心就像小兔子浑身就像进了大火炉。护士长让我给消毒,天啦…………我竟然凭着仅有的一点知识右手拿着镊子夹着碘伏棉球左手分开给女患者由内向外的做好了消毒操作,护士长拿着上了润滑剂的导尿管问我从哪里插,我一个激灵说到“第一个”(我真的不知道往哪里插进去啊😱),护士长轻松熟练的插好了导尿管扭头就走了,撇下我瞬间大脑空白愣愣的面对着患者,患者一句“什么情况?”让我一激灵,匆忙忙把无菌布,无菌盘等收拾了,把尿袋挂在床边,满头是汗的跑出病房,留下身后女生银铃般的笑声!

展开全部

十几年医生生涯,遇到的尴尬的事情还很多。

我就给大家讲一件真实的事情吧。几年前有一次收了一个病人,男,有50多岁,但显得很苍老。术前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一直陪着他。其他家属都没有来。我一直认为是他的姑娘。我问小姑娘还有其他家属吗?她说没有。

到了术前那一天,我亲自给她手术谈话。说的非常仔细,反正该说的风险都跟她说了。最后我问她,手术必须得做,但手术是有风险的,如果想清楚了,同意手术就签字吧。

小姑娘说:我当不了家。我说:现在就你一个家属。你是他姑娘,而且是唯一的家属,还当不了家吗?

小姑娘红着脸说:我不是他姑娘。

我也不敢再问了。后来才知道,这个小姑娘是他又娶的小老婆。前妻和儿子们都不愿意再管他。而小姑娘也不愿意承担手术的风险。最后没有办法,是病人本人签字做的手术。

我当时把这个小姑娘一直当成他的女儿,确实是一件挺尴尬的事。

这就是我要给大家讲的故事。

欢迎大家转发,评论,交流。当然我也期待大家的点赞与关注。此致敬礼!在此祝各位花开富贵,好运连连!

展开全部

虽然不是医生,作为病人家属也是又一次尴尬的经历。

女朋友得了痔疮疼的要命大便带血,然后我又不懂,虽然知道是痔疮但是怕出什么大的问题一起去了医院检查,第一次去看肛肠科,在路上做了很长时间的心理辅导。挂号到了我们,才发现是以为男医生。。。房间就我们三个人,无比尴尬,医生脸上戴上一个塑料手套,严肃说了一句把裤子脱了。然后在一个屏风一样的东西后面,我听到女朋友说,好尴尬啊,,医生说:我也是。

最后确定就是内痔,拿了一些药就回家了,在路上女朋友一直不说话,我知道她害羞了,毕竟女人的生理构造在检查肛肠科的时候会暴露无遗,不过只要她身体健康我就很满足。这大概是她最尴尬的时候了吧,哈哈哈哈

展开全部
2评论
举报

有一次出诊,是一个产妇,刚生完孩子还在月子里,腰疼,她丈夫来请我去,我一开始不想去,因为女人月子里身体虚弱情况复杂,可她丈夫非得让我去😓,没办法就去了,问产妇哪里疼啊?怎么造成的啊?然后产妇的妈妈在旁边说:本来生完孩子很好,出院的时候,她让大夫给产妇看看痔疮,结果大夫就给产妇用双阳水消毒了!然后,产妇出院回家后就开始肛门剧烈疼痛,然后开始跑几家医院各种检查肛肠,然后累的腰开始疼痛,奶水也没了。关键的就是,她妈妈一边说一边把产妇的衣服拽开了,,,直接让我看看肛门痔疮的问题!那个尴尬啊!我只好叮嘱用痔疮膏外涂,安心静养。后来恢复痊愈了。

展开全部

分享一下我的个人经历,我是医学专业的,90后不算帅哥也不算屌丝吧😄,在医院科室每个一个月就会轮转一个科室,为的是全面掌握各科室疾病,最尴尬的当然是在妇产科了,我的带教老师说女孩不算你们男学生必须要去产房全程学习分娩过程,当时觉得很不好意思,小男生嘛,在一个夜班的时候遇到一个临产孕妇老师拉着我就进去了,说实话去之前脑子跟浆糊似的,当我亲自经历过后,一切乱七八糟的名头一点都没有了,看着胎儿一点点娩出,产妇使出全身力气,当听到胎儿降生后的第一声哭声时,我看到的是产妇无力的躺在治疗床上,面色苍白眼含泪花,嘴角确露出了世界上最美的笑容,那一刻,没有任何尴尬可言,有的只剩下对母爱的敬畏,真实经历,大家可以互相交流

展开全部
1评论
举报
125个回答被折叠

更多阅读

正在为您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