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华为、腾讯的996工作制度引发外媒争议,对此你怎么看?

今日美国媒体华尔街日报头条对中国互联网公司的996工作制进行了讨论。在华尔街看来,中国崛起为全球技术强国的背后是一大批辛勤工作的程序员、项目经理、运营员工和公司高管。他们加班加点,只为应对残酷的竞争环境,引发了外媒的讨论,你们怎么看?

1505个回答

阿里、华为、腾讯的996工作制度引发外媒争议,对此你怎么看?
回答

为什么外媒反应那么多?他们自己心里没点数么,外国互联网公司与中国创业公司近年来的对决,几乎全数落败,除开决策速度、本土化、政策限制等原因外,它们会失败的重要原因,就是中国公司比它们更拼。

在寻求狼性和快速增长的创业领域,加班就是一个默认法则。几乎没有哪个创业公司敢说自己不加班吧。很多人大学还没毕业就说非阿里、华为、京东这种大企业不去,其实潜意识里看重的还是这种大公司(相对其他互联网企业)晋升制度更公平透明、福利相对更高,以及相信这个平台会让自己成长更快。那我觉得福利相对更好的背后,就意味着你必须要接受其中的游戏规则,比同龄人工作时间更长,我觉得这甚至是职场法则中年轻人和hr之间的默契了。

我一直觉得加班是现代化进程中的必然阶段,它符合某些资本层面的效率问题,那就是睡眠时间关乎巨大的经济利益。

但是我也能理解很多人不喜欢加班文化,甚至是强烈反对,尤其是年轻人。我觉得强制加班给员工们带来的强烈的压榨感受,并且让人失去了思考和业务学习的时间。

有时候我也在开考,更好的关系是,企业帮助员工成长,而员工为企业贡献才能,形成一种类似于“联盟”的关系。如果不能让员工产生认同感,不能给员工成长,不能在利益上通过股权绑定,那么加班总会让公司和员工之间的关系恶化。 假如用情怀和价值观就可以解决问题,大公司断然不必动用钱来买员工的忠诚——这不算得最好的办法,却可能是最有效率的一个。

而作为员工来说,得让自己变得更有竞争力,否则,当一家公司开始强制加班,你可能就变成了那个走不掉、不得不忍受超时工作的人。

996工作制度,顾名思义:朝九晚九,6天工作制,一周算下来是12*6=72小时。

咱们国家法定的正常工作时间为:朝九晚五,5天工作制,一周算下来是8*5=40个小时。

也就是说996工作制几乎是正常工作时间的两倍。
但加班早晚,员工是否心甘情愿,关键取决于收入多少!

首先,996工作制如果可以赚正常工作至少2倍的钱,如果是你,你不做?

对于大多数普通的职场人士来说,只要钱到位,什么工作制都行。

咱们国家已经进入劳动力供大于求的状态,去招聘网站上看一圈招聘启事会发现,35岁就是一个坎。不趁着年轻时体力旺盛多赚点钱,恐怕到35岁时上有老下有小更难竞争过小年轻了。

我之前在悟空问答上回答过一个问题“5万一个月,每天工作15个小时你愿意吗?”,下面有人评论:“都别给我抢,五万一个月,我愿意带着铺盖卷去公司,一年不回家”,也有人评论“如果有这样的工作,我能干到你破产。”

所以重点不是996的问题,关键老板得拿出来匹配的薪水啊!
然而大部分的公司都只是一毛不拔。

其次,阿里、华为、腾讯这样的公司别说996了,就是997也一堆人排队进。

这类知名互联网的大公司高管、程序员、项目经理、运营员工是天天加班,可是他们工作20年顶普通职场人工作60年。

后来者想居上,必须付出成倍的努力。中国崛起为全球技术强国的背后确实也是这群人拼出来的。

阿里、华为、腾讯属于付出有回报的企业,加班不是免费劳动力。
而多少创业中的小企业,老板画个大饼,然后忽悠员工每天工作超过12小时,不给加班费没有加班补贴的比比皆是。

欢迎评论一起探讨~

我是职场资深HR李小船,同名微信公众号“李小船”,欢迎关注我。职场酸甜苦辣,陪你一路成长。

展开全部

最近,“996工作制”的话题突然火了。“996工作制”是指早上9点工作到晚上9点,一周工作六天。不光网友纷纷吐槽,就连众多大佬如马云、刘强东也站出来表态,将这个话题彻底引爆。

对于996工作制,支持者多人为这是自我奋斗过程,年轻人不经历这样的洗礼,无法实现事业和个人价值的提升。反对者则斥责这是资本家对工人赤裸裸的剥削,最大化的压榨了工人的剩余价值。

抛开“996工作制”是否正当的问题不谈,假如老板让我们自己选择是否进行有薪加班,那么我们该如何选择呢?本文从经济学角度带大家分析一下这个问题。你必须认识到,加班划算不划算,针对每个人情况是不一样的。不充分考虑这个问题,盲目加班,就容易陷入“自我剥削”的陷阱。

机会成本

我们首先要讨论一个经济学概念:机会成本。它是指为了获得某种收益,必须放弃的另一种收益。

孟子有云:“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 意思是说:孟子喜欢鱼和熊掌,但是又不能同时得到,于是就放弃了鱼,选择了熊掌。

在经济学上,这是由于资源的稀缺性造成的。孟子一天用于捕猎的时间是有限的,打了鱼, 就没法打熊掌。或者孟子用于捕猎的器材是有限的,制作了捕鱼的叉子,就没法制作捕熊掌的陷阱。这样一来,孟子选择熊掌而放弃了鱼,鱼就是熊掌的机会成本。孟子认为:熊掌的价值超过了它的成本(鱼的价值),所以理性的他就“舍鱼而取熊掌”。

在现实生活中,机会成本也体现在方方面面。例如,一个农民可以在农村种地,也可以进城打工,二者只能选择其一,于是进城打工的收益就是种地的机会成本。如果经济形势好,打工的收益高,就称为种地的机会成本高。这样一来,种地就是不划算的,更多的人会涌入城市打工。反之,如果经济形势不好,打工赚钱少,就称为种地的机会成本低,于是回到农村种地的人就会增加。

再比如,大学毕业生可以选择考研,也可以选择工作,二者只能选择其一。那么工作就是考研的机会成本。如果就业形势好,考研的机会成本就高,考研人数就会少;反过来如果就业形势不好,考研的机会成本就变低了,考研人数就会增加。

由于加班需要消耗一定的个人时间,所以有时候我们用 “时间成本”来表示加班的机会成本。我们需要知道,时间成本对每个人是不一样的。比如一个穷人,每个小时可以赚10元钱,那么他一个小时的时间成本就是10元。而一个富人,每个小时可以赚10000元,他一小时的时间成本就是10000元。由于时间成本的不同,穷人和富人对待时间的态度也不一样。

比如,在恋爱中,一个穷小子愿意花时间去陪女孩,也愿意想方设法制造浪漫,这是因为对他而言,时间是不值钱的。反过来说,一个富人更愿意给女孩买衣服买包,却不愿意花时间陪她,这是因为他的时间是非常值钱的。所以,看一个人喜不喜欢你,如果他是穷人,就要看他愿不愿意给你花钱,如果他是富人,就要看他舍不舍得给你花时间。

再比如,穷人和富人对待生孩子的态度也不一样。养一个孩子存在经济成本,但更主要的是时间成本。穷人的时间成本低,所以倾向于生更多的孩子。富人的时间成本高,所以往往富人的孩子比穷人更少。

我们回到“996工作制”的问题。如果一个人选择996工作制,那么就必然要牺牲自己许多的时间。而这些时间本来可以用于休息、健身、读书或者恋爱,这些对人的生活也是有收益的。所以,休息、健身、读书、恋爱等活动的收益,就是获得加班费的机会成本。假如一个人生病了,那么休息对他至关重要,休息的收益高,就是加班的机会成本高,他就不应该加班。如果一个人恋爱了,那么花时间去恋爱会让自己身心愉悦,加班的机会成本也高,他也不应该去加班。那么假如一个人既不休息也不健身,又不读书还不恋爱,他加班的机会成本就很低,于是他就应该加班。


生产可能曲线

我们不妨把“鱼与熊掌”的问题再细化一些,鱼和熊掌并非非此即彼,孟子也可以获得一部分鱼和一部分熊掌,显而易见,孟子获得更多的熊掌,代价就是获得更少的鱼。例如,假如孟子把时间和资源全部用来捕鱼,可以捕600条鱼,这样他就一个熊掌都没有。假如他分出一部分时间,捕获到一个熊掌,那么他可能还能捕获500条鱼。他如果要捕获两个熊掌,捕鱼时间进一步压缩,就只有300条鱼了。如果他非要捕获3个熊掌,那可能就一条鱼也没有了。于是,孟子可能获得的鱼和熊掌的可能情况如下:

我们也可以把孟子可能获得的鱼和熊掌的情况画在一张图中。

这条曲线叫做孟子的生产可能性曲线,这是在资源稀缺的条件下最有效率的所有可能集合。孟子可以在曲线上任何一个点组织生产,也可以在曲线的左下方组织生产,尽管这是无效率的。但是在曲线右上方的点,孟子以现有的技术和资源是无法做到的。

同样,更多的加班意味着更高的收入,但是自己的闲暇时间就少了。二者之间也有类似的生产可能性曲线的关系。我们应该在这条曲线上寻找一个最优点,实现利益的最大化。

边际成本和边际效用

那么,究竟哪一个点才是最优解呢?这又涉及到边际成本和边际效用的概念。

细心的读者可能已经发现了:孟子的生产可能性曲线并不是直线,而是一条凹向原点的曲线。这代表了额外增加一个熊掌,所付出的鱼的条数是不一样的。

孟子打第一个熊掌时,只需要付出100条鱼的机会成本。但是打第二个熊掌时,却要付出200条鱼的机会成本。打第三个熊掌,就要付出300条鱼的机会成本。这说明:每额外获得一个熊掌,付出的机会成本变多了,称为边际成本递增。

边际成本递增是合理的经济学假设。例如,一个快递员每天工作八小时,可能一个月可以赚一万元。但是如果他每天工作16小时,可能一个月也只能赚到一万五。也就是说,后面的5000块所付出的时间成本增加了。这是因为有些快递好送,有些快递不好送。好送的快递送完了,送不好送的快递,就会增加成本。

再比如,一个保险推销员的潜在客户是100人,他每天工作八小时,就能争取其中80个客户,但是余下的20个客户油盐不进,他可能还要额外付出八个小时的工作才能把他们拿下,边际成本增加了。

虽然每额外获得一个熊掌,边际成本增加了。但是边际效用却是减少的。所谓边际收益,是指额外付出一个熊掌能够给孟子带来的愉悦。孟子获得第一个熊掌的时候,内心满意度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他可能觉得这是人间至上美味,值300条鱼。获得第二个熊掌的时候,觉得熊掌也不过如此,价值200条鱼。而获得第三个熊掌的时候,就更觉得稀松平常,只值100条鱼了,这就称为边际效用递减。边际效用递减也是合理的经济学模型。例如一个流浪汉捡到50元和一个富豪捡到50元,对内心的愉悦感完全是不同的。

我们可以把熊掌的边际成本和边际效用都画在一张图上,如下:

仔细看这张图就会发现:在孟子获得2个熊掌之前,边际收益是超过边际成本的,于是孟子应该去更多的捕获熊掌。但是在2个熊掌之后,边际成本超过了边际收益,再去获得熊掌就是得不偿失的。孟子的最优点就是在边际成本等于边际收益的地方,也就是获得2个熊掌的地方。

同样, 在加班的时候收入会增加,而自己的闲暇时间会减少。最优解在于加班的边际收益等于边际成本的时候,也就是感觉加班赚的钱刚刚好等于弥补自己由于时间损失造成的不愉悦时,就是最优的策略。

不仅仅是加班,晚上玩游戏和睡觉也存在类似的关系:玩游戏和睡觉互为机会成本,玩游戏的边际收益下降,边际成本(睡觉的收益)却在上升。当我们感觉玩不玩游戏无所谓的时候,就表示二者相等,应该睡觉了。再熬夜下去,熬夜的损失就大于游戏的收益,得不偿失了。


自我剥削

如果不去考虑机会成本,一味的以收入最大化为目标,会发生什么呢?这就会陷入“自我剥削”的陷阱之中。"自我剥削”是前苏联经济学家恰亚诺夫提出的理论。

他认为:苏联的农名往往会在土地上拼命投入劳动时间,以期待收入最大化。

但是在此时,收入的边际成本早就超过了边际收益,在成本-收益图象上看,边际成本超过边际收益的部分就是被剥削的部分。农民白白损失了这部分福利,实现了自己对自己的剥削。

仅仅是苏联农民才会自我剥削吗?现代人为了升职加薪拼命地加班, 透支自己的健康和陪伴家人的时间。许多人明明已经不需要那么多钱了,仅仅是出于对富豪生活的羡慕,想方设法多赚钱,岂不知此时赚钱的边际成本早就超过了收益,工作做的越多,自我剥削越厉害。

一个理性人并不应该简单的赞成或者反对加班,而应该找到加班与自己时间的平衡点,适当加班有利于提高自己的福利,过份加班则会给自己造成损失。每个人都应该给自己留下一部分时间,用于休息、健身、读书和照顾家庭。

我还要提醒青年学生,如果你在宿舍里打游戏,可能并不需要花什么钱,但是你也有很高的机会成本。学生时代是一生中提升自己水平最重要的时期, 每一局游戏的机会成本可能都有几百上千元。也不要着急去兼职和创业,因为这些收入完全不足以弥补你的时间成本。青年学生应该多花时间去学习、健身、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结交各种各样的朋友。在这个过程中,你未来的生产可能曲线会外扩,这就是个人的发展。孟子如果把一部分时间用于研究捕鱼和捕熊掌的技术,就会在未来获得更多的鱼和熊掌了。

展开全部
530个回答被折叠

更多阅读

正在为您加载更多

问答青云计划自荐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