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官员服饰上为何绣“禽兽”?
回答

明清官员服饰上绣“禽兽”,见张廷玉等纂《明史》第六十七卷《舆服三》:

“(洪武)二十四年定,公、侯、驸马、伯服绣麒麟、白泽。文官一品仙鹤,二品锦鸡,三品孔雀,四品云雁,五品白鹇,六品鹭鸶,七品鸂鶒,八品黄鹂,九品鹌鹑; 杂职练鹊; 风宪官獬廌。 武官一品、二品狮子,三品、四品虎豹,五品熊罴, 六品、七品彪,八品犀牛,九品海马。”

注:图片来源于“百度图片”,如若侵权删除;另图片可能为清朝样式,与明代有细微区别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呢?应该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文武官员服饰所绣的图案是不同的,其有着不同用意。“文武官一品至九品,皆有应服花样,文官用飞鸟,象其文采也,武官用走兽,象其猛鸷也”。文官用祥禽,象征文采飞扬之意,这对文官来说是很高的褒奖,而武官以猛禽为喻,代表其血战疆场的崇高荣誉。

其次,衣服所绣的禽兽图案,除文武官不同外,还按照等级进行排序,有着明显的阶级思想。公、侯、驸马、伯因地位崇高,所以以神话中的麒麟、白泽为代表。而文物官中,一品至九品也依次按照动物的等级进行排序。朱元璋贫民出身,最后登上帝位,所以对于尊卑之礼极为注重,这从其在位期间所编著的多部礼仪书籍如《洪武礼制》等可以佐证。或者可以推测,正因为他出身不高,所以一再以强调尊卑之礼来维护自己的地位。如此,以禽兽等级来代表地位的差别也就很容易理解。

最后,我们应该注意到,所绣禽兽的图案是在胸前,应该说存在礼仪教化的用意。胸前所绣祥禽,是不是想时刻提醒官员为官要讲求仁义、心怀善念呢?结合朱元璋对贪官所采取的酷刑,很有可能有次方面的寓意。当然,还需要进一步进行考证。

评论
举报

在现代社会,我们说“衣冠禽兽”一般是指人道德败坏、品德低劣。而在明清,“衣冠禽兽”是官员阶层的代称。明代官制规定,文官的官服绣飞禽,武官的官服绘走兽。而根据品级不同,所绣的飞禽和走兽也各不相同:

文官一品绣仙鹤,二品绣锦鸡,三品绣孔雀,四品绣云雁,五品绣白鹇,六品绣鹭鸶,七品绣鸳鸯,八品绣黄鹂,九品绣鹌鹑。

武官一、二品绘狮子,三品绘虎,四品绘豹,五品绘熊,六、七品绘彪,八品绘犀牛,九品绘海马。

文武官员一品至四品着红袍,五品至七品着青袍,八品和九品着绿袍。

在满清定鼎中原后,继续沿用明朝官服上的补子,图案略有改动:

文官:一品绣鹤,二品锦鸡,三品孔雀,四品云中雁,五品白娴鸟,六品鸬鹚,七品,八品鹌鹑,九品芝麻官用练鹊;

武职:一品麒麟,二品雄狮,三品花豹,四品猛虎,五品熊罴,六品彪,七、八品犀牛,九品海马。

那为什么官服上不锈别的事物,而非绣“飞禽走兽”呢?

皇帝自称真龙天子,最能衬托皇帝“真龙形象”的东西就是禽和兽了。

文官以禽鸟为图案,以彰显其儒雅娴静、为官贤德;武官则以兽的图案来彰显其勇猛、剽悍。

展开全部
评论
举报

如今,衣冠禽兽通常被认为是一个含有贬义的成语,比如上海辞书出版社1979年出版的《辞海》中,即非常直接地解释为:衣冠禽兽,比喻品德败坏的人,谓这种人虚有人的外表,行为却如禽兽。但在明代中期以前,衣冠禽兽却是一个令人羡慕的词语,本为褒义。
衣冠禽兽最早是代指“当官的”
明朝官员服饰
其实,衣冠禽兽一词,源于明代官员的服饰。因为按照明代服制的规定,当时的官员穿的官服上是“文禽武兽”,只有“当官的”才能穿上绣着飞禽或绘着走兽的官服。“衣冠禽兽”在当时遂成为文武官员的代名词,原本是代指“当官的”的褒义词。
明朝官袍上有哪些飞禽和走兽?
在明代,政府的官员共分为九品,服饰则按照官阶的品级有着严格的规定。据考,在衣服上绣绘飞禽走兽的补子以区分官阶的制度,最早始于明洪武二十四(1391年)。所谓补子,就是一块缝在官员服装上的布,上面所绣的不同禽兽,代表了一个人官位的大小。所以,古代官员穿的袍子也叫“补服”。自明代开始,“补子”作为官服上的等级标志,沿用了近600年,成为封建等级制度尊卑高下最突出的代表。
明朝仙鹤补子
明代文武官员的补子是文禽武兽。九类文官补子上的九种飞禽分别为:一品绣仙鹤;二品绣锦鸡;三品绣孔雀;四品绣云雁;五品绣白鹇;六品绣鹭鸶;七品绣鸂鶒;八品绣黄鹂;九品绣鹌鹑。武将一品绣麒麟;二品绣獅子;三品绣豹;四品绣虎;五品绣熊;六品绣彪;七八品绣犀牛;九品绣海马。
为什么会选择这些飞禽和走兽?
古代皇帝自称真龙天子,最能衬托皇帝“龙形象”的东西当然就是禽和兽了,所以明代官员的服饰规定:文官的官服上绣禽,武将的官服上绘兽。
文官儒雅娴静,官服以禽鸟为补子图案纹样,以彰显其贤德。
比如仙鹤美丽超逸,高雅圣洁,官员补子一品采用仙鹤的图案,取其奏对天子之意;白鹇是一种忠诚的“义鸟”,以白鹇鸟的形象作为五品官员补子,则是取其行止闲雅,为官不急不躁,无为而治,并且吉祥忠诚。
明朝麒麟补子
武官以兽为图案来彰显其勇猛。
比如以麒麟为一品武官的官阶形象,既象征皇帝仁厚祥瑞,又象征皇帝“武备而不为害”的王道人君形象;以狻猊、虎、豹作为武官的补子则是取其勇猛阳刚之意。
由此可见,“衣冠禽兽”当时曾是一个令人羡慕的词语,本为褒义。只是明朝中晚期,那时由于官场腐败,某些官员贪赃枉法、欺压百姓、为非作歹,如同牲畜,老百姓就渐渐地将“衣冠禽兽”这个成语作为贬义词来用了。

展开全部
评论
举报

更多阅读

正在为您加载更多

问答青云计划自荐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