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险家余纯顺在罗布泊的意外身亡,隐藏着什么秘密?

徒步探险家余纯顺在罗布泊遭遇意外身亡,隐藏着什么秘密?

206个回答

探险家余纯顺在罗布泊的意外身亡,隐藏着什么秘密?
回答

罗布泊,这个有着“生命禁区”之称的神秘之地,吸引了一波又一波人前去探索,给世人留下了一个有一个的谜团。

先是传闻有一群年轻人进入罗布泊寻宝,感染了了一种神秘的病毒,变成了如同丧失一般的怪物,在短暂的疯狂过后失去了生命。究竟是真是假,无从考证。

再是科学家彭加木进入罗布泊进行科考,于1980年6月17日上午,留下一张纸条便独自一人外出寻找水源,并从此从这个世界消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只留下了无尽的谜团。外星人入侵、超自然现象、队员谋杀……各种说法相继出现,莫衷一是。

接下来就是本文的主人公探险家余纯顺,1996年6月13,在徒步穿越罗布泊的过程中失去联系,5天之后尸体被发现。死因诊断为高温环境下缺水而引起急性脱水,全身衰竭而死亡。但是为什么会赤裸着上身,又平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余纯顺,著名的徒步旅行者。

余纯顺1988年7月1日开始孤身徒步全中国的旅行、探险之举。行程达4万多公里,足迹踏遍23个省市自治区;已访问过33个少数民族,发表游记40余万字;沿途拍摄照片8千余张,为沿途人们作了150余场题为“壮心献给父母之邦”的演讲;完成了人类首次孤身徒步穿过川藏、青藏、新藏、滇藏、中尼公路全程的壮举。

可以看出,余纯顺确实是一个了不起的徒步旅行者!

余纯顺之所以会选择成为一个徒步旅行者,也许和他之前的经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余纯顺的前半生并不美好。6岁之时,母亲得了精神分裂症;10岁之时,姐姐病故,只留下他与父亲相依为命;好不容易通过自学考上大学,却无用武之地;接下来妻子又和他离婚。

接二连三的打击,让余纯顺的内心压抑到了极致。他渴望证明自己的价值,于是,他选择了徒步这一项能够展现自己男子汉气概行为!

接下来,他获得了成功,他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徒步旅行者之一。鲜花与掌声接踵而来,给了余纯顺无上的荣誉。但与此同时,也给他带来了沉重的负担,正是这份负担,接下来要了他的命。

为了维持这份巨大的荣耀,余纯顺选择来到了罗布泊,去征服这片从未有人征服过的“生命禁区”。而他选择的时间正是6月份,也就是16年前彭加木失踪的那个时间。跟随着进入罗布泊的,还有上海市电视台。

当时已经有人劝余纯顺,不要选择在6月份进入罗布泊,穿越罗布泊,应在九、十月,那时恰好可以避开高温和大风天气。可是余纯顺拒绝了这个提议,他说这次行程已经定了,上海电视台的人已经出发,行程不可更改。

在临出发前,有人再一次劝阻余纯顺不要在6月份去,并举出了彭加木失踪的例子。但是,余纯顺的一个朋友大声说道:彭加木又怎么样!我们老余走遍全国,罗布泊不在话下!

受到鼓舞的余纯顺,高声回应到:如果这次穿越不成功,那是天亡我也!

于是,余纯顺就这样踏上了死亡之路。

在进入罗布泊后,上海电视台摄影组的成员跟在余纯顺后面拍摄了足够多的照片后,余纯顺拒绝了摄影组成员继续跟着的请求,选择了独自一人穿越罗布泊。摄影组成员无奈,只能同意,并给他一只GPS定位器。但是,余纯顺还是连这个GPS定位器也不要,理由是不会用。

1996年6月11日,余纯顺离开了大部队,独自一人出发,开始了自己征服罗布泊的壮举。当天下午4点,摄制组的成员不太放心,驱车追了上去,发现余纯顺走得红光满面,丝毫没有疲惫的感觉。

向导赵子允试图陪他走完这九十多公里路程,但被他坚决拒绝:赵工,全世界都知道我是一个孤身徒步的探险家,你陪着我走,我怎么向世人交待呀?

于是摄制组成员先行离开,前往汇合点等待余纯顺。没有想到,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到活着的余纯顺。

6月12日晚,突然出现了沙尘暴,这是罗布泊最可怕的自然现象之一,一直持续到了6月13日中午。摄制组成员有些担心余纯顺,等沙尘暴稍微减弱,就出发前往寻找余纯顺,但是一无所获。

一行人只能返回营地,内心为余纯顺祈祷。

14日,余纯顺还是没有出现,摄制组成员再一次寻找,未果。下午,摄制组通过电台向巴州旅游局报告了情况,巴州方面立刻启动了救援方案。

18日,余纯顺终于被找到了,但是只是一具尸体。余纯顺躺在帐篷里面,现场是这样的:

余纯顺头东脚西仰面躺着,头部肿胀的连五官也失去了比例。他的头发象洗过一样,长而浓密的胡须也湿漉漉的。裸露的上身布满水泡,右胸部的一个大小如乒乓球,尤其醒目。他的右臂朝上略微弯曲,肘下压着草帽,捆扎成一卷的蓝色睡垫放在胯部。在帐篷外面,一把脱鞘的藏刀扔在帐篷门口,刀鞘已不知去向!

余纯顺遇难了!

《关于对余纯顺尸体检验报告》:

余纯顺的死因,系在高温环境下缺水而引起急性脱水,全身衰竭而死亡。解剖后:胃内未见食物残留及胃液,胃粘膜有小片状褐色出血。

跟具现场的情形,余纯顺极有可能是迷路了,没有找到事先存放水源和食物。而帐篷外面的那把藏刀,也许就是余纯顺以为自己到达了目的地,去挖水源和食物的行为,最终却发现自己走错路了。绝望的他回到帐篷,脱下衣服等死!

余纯顺死后几天都能找到尸体,找到尸体就会尸体报告。因此,余纯顺的死因基本上真实的,没有像彭加木那么多疑点。

而余纯顺选择在6月进入罗布泊,不带向导,不带GPS,也许这是他在自己巨大的名声面前,想进行一次自我突破,以此来证明自己!

迟到的答题。

您别不信,告诉你俺曾被逼误入罗布泊四天半五夜,九死一生,侥幸逃得一命。俺落难罗布泊比彭加木还早十来年,比余顺纯更是早了二十八年。

余是俺上海老乡,1965年11月俺无奈支边新疆,成了兵团军恳战士,没多久文革开始,俺嘴上少个把门的,几乎成了斗争对象,1967年春节前俺诱逼着师首长开探亲证明(63年进疆的还没人探亲)回到上海。还是因嘴风不严,加之新疆有上海同去的伙伴“捡举”,下半年上海抓了俺押解回疆。俺单位在南疆阿克苏区域,快到点时俺趁守卫疏忽,仗着身上尚有近两百元钱些许粮票,俺果断脱逃了。从南到北俺熟识的卡车司机颇多,一路顺利逃到库尔勒,在那俺见到仿佛似曾见过的面孔,俺不敢再往北逃,俺向追捕者一下想不起的东向逃了。准备经尉犁过若羌从青海北上至甘肃玉门上火车,到兰州暂避一段,兰州有俺至亲挚友。

库尔勒往东线路上,俺一个认识的卡车司机都没有,一路上有共公长途车,买票上,没有便爬车,被发现了,有些司机将我赶走,好心的也就顺便带上我继续赶路。天快黑时在一个不知名的小街镇上准备住一晚,那时人们“革命”警惕性特高,街上唯一的破烂招待所,那个大臉盘看似蒙古族的姑娘,大慨见俺头发长乱胡子拉渣起了疑心,到里屋報告革命领导,俺本就惊弓之鸟,见势不妙拔腿就溜,在街上买了把小刀,再买了十个烤馕,路过农家又顺了一大一小两个羊皮口袋,路过沟渠装满水,大袋能装五、六斤水,小袋装三斤左右,向不见人影的北向一路疾跑,就这样俺跨进了罗布泊这死亡旱海(当时并不知那是罗布泊)。

篇幅题意所限,在此俺就不细说了。总之俺迷失了,方向感都没了,只能靠太阳月亮辩别大致方向,白天经受炎烤,夜晚承受严寒煎熬,那真不是人过的。

直到三天后俺痛定思痛,细思了俺夲是向东去青海的,俺从南面进了这不毛之地,也就是说南面才是人气所在,接着俺便顺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偏南坚定不移地打道回府。大约第三第四天交接那刻,喝完最后一滴水,还剩大半只馕,接着向既定方向又行进了一天一夜,天亮了看着东升的太阳,俺再也无能挪动躯体了,傍着一沙土丘闭上双眼,等待生命最后时刻到来,脑袋中充满形形色色美丽幻觉……

忽然一阵咯吱咯吱声传来,有气无力地眯起双眼一瞧,有黑黑地一团在缓慢移动,根据以往经验俺知道那是一辆木輪牛车。于是,俺从挎包里拿出买耒的刀和从上海带耒的铝质大茶杯,拼尽突生的最后气力,不停地敲打,敲击声终于惊动了赶车的维族大爷,于是俺获救了。

俺是九月份误入罗布泊的,兴许比六月进泊的余先生,气侯条件好点(六月咋样不知晓)。如今罗布泊可能已改换了摸样,可早些年罗布泊本就是死亡险恶之地。不同的理会必然产生不同结局,其实余先生准备充分装备优异,比俺强得多了去了,俺察觉危情赶忙设法回头是岸,而余先生则明知山有虎偏要虎山行,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更重要的是欲念不同,求生的毅力也必然不同。余先生是为了出人头地,为名誉,为扬名立万,俺仅仅纯为求生。更言,俺四天五夜绝无慌乱,活得屈,死便死了何足惜,余先生涉险却是为了活得更好更光彩,生与死就这么简单!为余先生默哀!

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简要经历,人老惧寂寞,闲荒时说故事,一来可抗寂寞,二来供网友饭后茶余消遣一二。耗您时间万望见谅!

展开全部

余纯顺,上海人,职业探险者。他的理想是走遍我国960平方公里的国土,还有56个民族的主要聚居地,他用一年半的时间走完了川藏、青藏、滇藏和新藏与中尼,5条天险公路。穿过阿里无人区,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孤身徒步考察完“世界第三级”西藏的奇迹。然而,在1996年6月,他却在罗布泊的探险途中失踪,当直升飞机找到他时,他已经死亡几天了,是因为偏离原定轨迹,迷路与高温,再加上找不到水干渴而死。

当时人们发现,他死亡的姿势,头部朝着上海的方向。他迷路了,偏离了原定轨迹,他离原定轨迹有水有粮的宿营地只还不到3公里路。

在《关于对余纯顺尸体检验报告》中,得到结论是,他在高温下缺水引起急性脱水,全身衰竭而死……尸检指出,他胃内没有食物残留与胃液,胃粘膜有小片褐色出血,这表明他只在6月11号早饭后,只补充了一点水,而没有吃任何食物。

余纯顺生命的最后一站,就是罗布泊沙漠,当他的朋友为他壮行时,以往健谈的他突然变得寡言少语,壮行宴期间,还有人劝他放弃这个穿越,有人提起了彭加木也是在6月的罗布泊失踪的,不为别的,只为了找水。有人担心他也会耐不了那高温缺水的状况,但却有朋友十分坚信他的经验与能力,只是他自己喝下一杯酒说:“如果这次穿越不成功,那是天亡我也!”

新疆社会科学院考古所所长王炳华,还有给彭加木开车的王师傅都说,罗布泊的湖心6月10号的最高温度达到75度。余纯顺对这个情况是有所了解的,他有把握相信自己的经验与能力,想打破6月中旬不能走罗布泊的说法,他对自己的身体也较有信心,他留给世界的最后一句话是与摄制组人员的:“咱们桥上见!”但他却永远地留在了罗布泊,他遇难的地方,骄阳似火,热气升腾,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击灭了。余纯顺壮志未酬不幸遇难。法医也对他的尸体进行了尸检,他的遗体也就地安葬。

余纯顺在罗布泊遇难,与16年前的彭加木遇难地相距160公里,这样的场景又给罗布泊扑朔迷离的诡异神秘色彩,一时间各种猜测与推断不断。探险是人类征服大自然的精神,是一种要物质条件充足,又有智慧的行动。无疑,余纯顺是一位诚实的旅行家,他走了8.4万华里,没有一点虚数,不管他最终没有战胜罗布泊,他也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旅行探险家。

展开全部

平行空间学说是许多科学家都想印证的,常年从事罗布泊穿越的组织者钟林坚信平行空间的存在,他认为,交汇点就是在罗布泊,余纯顺和彭加木出事不是巧合而是平行空间的作用。

1980年5月8号到6月17号,彭加木带队进入罗布泊,随后神秘消失;时隔16年,余纯顺在1996年6月11号进入罗布泊,17号发现了他的尸体,两者的失踪死亡时间存在的一定的联系,这是不是也就暗示了平行空间的存在呢?

从事罗布泊穿越的组织者钟林在每年的6月10号到20号这几天,拒绝参加一切有关于罗布泊的活动。

他认为彭加木的神秘消失,是平行空间的作用,而6月17号是平行宇宙在罗布泊交汇的日子,交汇时长长达7小时,彭加木和余纯顺的出事时间恰好也在这个时间点。

当年元宝庄的核爆事件,有人提及过那是因为罗布泊平行空间当时再次交汇,带来了外来物种,给人类造成了很大的威胁,于是,用核爆消灭了这些外来物种。但事件究竟是真是假,至今不得而知。

罗布泊的平行空间是否存在我们无从得知,但是在罗布泊死亡的探险家不计其数,如果没有专业的向导和精准一流的gps,私自闯入罗布泊,是很危险的。国内许多GPS还没有直线规划,所以GPS很容易绕路,如果不幸迷路,一定记得第一时间打卫星电话求救,否则时间一久就会有生命危险。

展开全部

余纯顺在罗布泊意外身亡,可能不是隐藏了什么秘密,而是挖出萝卜带出来泥,解开了1980年彭加木失踪的秘密。(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


如果说彭加木是曾经最了解罗布泊的男人,那么余纯顺就是新时代里最了解罗布泊的人,但是,作为一个徒步独自穿行爱好者,最大的敌人不是自然带来的恶劣情况,而是内心的冲动,一丝的情绪化的理想化的矫情。

余纯顺的死可以说与他的前辈彭加木的死如出一辙,唯一的区别就是余纯顺的尸体被很快发现,而彭加木,则悲惨的尸首全无。

但是既然余纯顺能被找到,有理由相信彭加木也是能找到的,既然现在找不到,那就只能说明一点,有人不想找到他。

余纯顺在罗布泊的意外身亡,可以说是挖出来萝卜带出来泥,怎么理解呢?


当年的彭加木失踪,在失踪6小时候就展开了全域地毯式的拉网式搜捕,无论是搜救的规模和搜救的程度都比余纯顺意外死亡要深入的多,但结果却是只发现了彭加木吃剩下的水果糖纸壳。

纸壳这种碎屑式的物品都被找到了,彭加木好端端的尸体却始终没有被发现,再看余纯顺,意外死亡8天后被人发现,赤身裸体死于自己的宿营帐篷。

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彭加木的遗体很可能已经被找到,而是被有意识的隐藏了起来,至于说为什么?这是秘密的核心所在,肯定不为常人所知

这也就是余纯顺意外身亡罗布泊带给人的启示,其实余纯顺本没必要死亡,还是那句话,在大自然面前任性,大自然就必将让人类付出代价,余纯顺徒步穿越罗布泊,本没有在夏6月。


只是虚荣心作祟,在电视台的参与下,余纯顺激情决定当月穿越罗布泊,虽然计划周密,但百密一疏,余纯顺还是没能逃脱当年彭加木的怪圈,同样的地点,16年后的同一天,余纯顺殒命罗布泊!

有些梦想注定要用生命来捍卫,通俗来讲:“我早晚得死这上面!”

展开全部

余纯顺,说他是中国徒步探险第一人,恐怕没人反驳。

1988年,38岁的余纯顺辞去工作,告别家人,开始孤身徒步中国。他从家乡上海一路北上,前往江苏、山东、河北、辽宁等地徒步,先后穿越川藏、滇藏、青藏、新藏等各大入藏线路,成为人类徒步穿越西藏的第一人。

30年前的90年代,徒步西藏可不像今天一样安全。那时的川藏线刚竣工不久,没有GPS信号和现成攻略,沿途人烟稀少,不仅有可能遇到野兽、极寒天气,甚至连方向都只能通过基本的指南针进行导航。

8年间,余纯顺一边徒步中国的大好河山,写作记录自己的探险旅程,足迹广布中国24个省市自治区,访问33个少数民族,拍摄照片6000余张,发表游记50余万字,还在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了著作《余纯顺徒步走西藏》。

萦绕着铺天盖地的传奇报道与神秘气息,他是那个时代人们心中的探险英雄。

然而,余纯顺的童年并不光鲜。阴郁的家庭教育,忍饥挨饿的穷苦日子,不良的社会风气,尽管沉浸在徐霞客的奇幻徒步世界里,但也受到难免做到出淤泥而不染。16岁时,他潜伏到一所大学中行窃,被当场抓获,此后在上海少年管教所度过了3年的青春。

弟弟、姐姐皆患精神分裂症,儿子因早产窒息而夭折,与妻子的婚姻破碎,关于生活,这一切的苦厄似乎都在给余纯顺下一道战术,让他不能安定生活,也才有了后面的故事。

1988年,余纯顺在拜访徐霞客的旧居后,终于出发,孤身一人,全力赴往那个心中都快发霉了的梦想。跟着他阴暗童年时期唯一的光明走,前往徐霞客笔下那行云流水的世界。

徒步完西藏的各大线路后,他打算开始徒步新疆,穿越无人区。

中国有四大无人区:西藏羌塘、新疆罗布泊、青海可可西里、新疆阿尔金。他第一次挑战的便是位于中国最北端的无人区:有着“死亡之海”之称的罗布泊。

罗布泊周边寸草不生,是中国自然环境最恶劣的地区之一。6月的罗布泊,地表温度达60℃,干旱而燥热,是所有季节中最艰难的一月。

余纯顺凭借自己徒步全国的经历,认为能战胜这些严酷的自然条件。进入罗布泊前,余纯顺信心满满地告诉上海电视台:“我要打破6月不能穿越罗布泊的神话!”

余纯顺出发后,突如其来的一场沙尘暴,刮了一天一夜,原本应和摄影组约定的一天,余纯顺没有如期而至。

经过5天的搜索救援,直升机上的一名解放军发现了湖盆上的一个小蓝点。那是余纯顺被沙漠吹倒的帐篷。帐篷内的余纯顺,头部肿胀、五官模糊,早已失去了生命征兆。法医鉴定,余纯顺系在高温环境下缺水引起的急性脱水,全身衰竭而死亡。

按照他的遗嘱,人们把余纯顺埋他死的地方。之后的几十年,每一批进入罗布泊穿越的探险者,经过他的坟墓前,都会下车吊唁,并在放一瓶矿泉水墓碑前。经年累计,余纯顺的墓碑处已经摆满了矿泉水瓶。

人意外的是,距离余纯顺仅3公里的地方,便有一个埋水点。对于他的遇难原因,人们颇为费解:作为一个如此经验丰富的探险家,余纯顺在离取水点仅3公里的地方遇难,为何?

回观余纯顺的生涯,在他每一张出镜照片的着装上,几乎都写着这样的4个大字,其中两个字是“中国”,另外两个字是“徒步”。

更多西藏旅游攻略、资讯,大家不清楚的可以私信问我,祝大家旅途愉快!

展开全部


福垊总在想,为什么征服自然的人,总丧命于征服自然之中?三十八年前的彭加木是这样,那位自称是彭加木第二的余纯顺也是这样。为什么一误再误!罗布泊究竟是个神马样的地方,为什么独自考察它的人,多是有去无回?!这其中到底隐藏着神马样秘密呢?

【罗布泊】在《山海经》中名为“幼泽”,其形若耳,誉为“地球之耳”;其道之难甚于蜀道,征服它者多被它征服而有去无回,故而人称“死亡之海”!其面积在2600平方公里左右。其西北有城,名曰楼兰。还记得楼兰姑娘吗?还记得“不破楼兰终不还”吗?楼兰地处“丝绸之路”咽喉。罗布淖(罗布泊)位于西域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东南部的若羌县的东北部。GPS定位北纬39.5°到41.5°,东经40.5°到东经90.3°

【余纯顺】(1951.12.1-1996.6.13)因为母、姐精神有问题,少年的他因盗窃被关10年,浪子回头后路旁修伞。其父退休后,他子承父业入厂工作。三年后,他以悬梁椎骨的精神,畅游书海,只用四年,一个小学文化程度的青年,拿下了初中、高中、大专、本科毕业证,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同样不幸的是,他不喜欢的妻子还出现了胎死腹中的悲剧,他一怒之下,铁脚闯天涯!然而更大的奇迹正是他这铁脚闯天涯,最后还闯出了悲剧。

从1989年2月19日开始,孤身一人,走南闯北,奔东跑西,其足迹踏遍23个省,还首次徒步川藏、青藏、新藏、滇藏、中尼公路全程。福垊称之为徒步之王,他每到一处,都收到英雄般的欢迎和赞赏。然而,最终为名所累加上一意孤行还有大意而命丧罗布泊。福垊就用记者采访和他的回答作为标题,来揭示他意外身亡的秘密吧!

您认为最大的悲哀是神马?是不知道人该是大写的

1996年6月10日,余纯顺和他的团队,在做好徒步各项准备和计划后,他以彭加木第二的决心,以牛刀小试的战略,藐视向罗布泊进军。他的团队中,有一位号称“沙漠之王”的向导,他就是赵子允。

赵子允(1937-2004)山东菏泽曹县人,曾任西域地矿局地支高级工程师,是著名的地质工作者、向导和探险家。足迹遍布西域各地,不仅对无人区精确测量还寻找了大量矿藏。他是西域的沙漠王、疯教授、活地图、拼命三郎、生命罗盘。不过大家都爱尊称他为赵工,他也乐意大家这么称呼他。

赵工再三要陪着余纯顺一起探险,因为他是老司机,轻车熟路,可以及时地对余纯顺指点照顾。而余纯顺执意单刀赴会,结局却是让亲友落泪。那余纯顺为什么要一意孤行?

您爱出名吗?凡事有利于人类进步与文明的名我都想出一出

因为掌声和鲜花,因为英雄、大王,因为凡是有利于人类进步与文明的名我都想出一出,因为不想让支持他的人遗憾,因为他在徒步的路上一直都是独行侠,因为过于轻敌,他不想因为罗布泊而改变。他“为了报答上海、西域两地人的厚爱”,决定单刀赴会,计划三天走完这百公里。而且路上每隔7公里都埋下6瓶矿泉水,还在计划的宿营点埋了大量的食品。余纯顺当时说:“这样好的条件世上难找,如果我独自穿越罗布泊失败,就是苍天亡我!”

您怕死吗?我离开家的时候,没有带钥匙

谁曾想一语成谶(chen)。1996年6月11日上午9时,徒步之王的他背起行囊,向南大步流星。尽管准备十分充足,然而大家还是不放心,开着汽车追赶余纯顺。为什么这么不放心?除了是他首次穿越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6月份穿越罗布泊湖心温度会很高!在6月10日已达到最高温度75°,从十二点到十七点根本无法前行。当天16点25分,余纯顺的后援队追赶上了他。

他仅用8小时就走了33公里,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这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壮举。大家围着他问东问西的,他说:“……我身体这么结实,绝对没有问题……一(口)气走到这里的……我就是要打破6月份不能进入罗布泊的神话。再走两三公里就到第一个营地了,到了以后我就扎帐篷休息。”然后,余纯顺就让他们回去了,余纯顺表示:“老彭,剩下的路我一天半就可以干掉……咱们前进桥见!”。然而,遗憾的是在前进桥再也见不了了。

您最喜欢神马地方?所有美丽遥远充满神秘的地方……尽管后两个地方(阿拉斯加、南极),也许我这辈子永远去不了了。

谁曾想,这句话竟然成了他的临终遗言。1996年6月12日11时45分,后援队越过了孔雀河上的前进桥。又向南走了10公里到了11号觇(chan)标下的接应点。后援队在此守候,期待余纯顺13日的到达。然而当天,风云突变,21点45分,狂风刮起,一直刮到13日都没停。8点30分,赵工她们再也坐不住了,去5公里开外的13号觇标,接应他。风沙不止,一无所获。

这一无所获竟然持续了5天,大家把能想的办法想尽了,汽车一遍又一遍,直升机一遍又一遍地寻找。终于在6月18日10点15分发现个小蓝点,20分后飞机降落。下了飞机后,走入蓝色的帐篷里,一股恶臭迎面扑来,大家惊呆了——余纯顺遇难了!真是一语成谶啊,这辈子他真的去不了阿拉斯加和南极了。

余纯顺遇难的自然原因是什么?

迷路,对,余纯顺迷路了。余纯顺跟大家一起时说,有个朋友要从美国给他带来一部GPS,当时上海电视台的人带来3部,硬要他带上一部。他愣是不要,他说:“我走了8年,从来都没有用过这玩意儿。现在又这么多事,哪有功夫摆弄?如果给我3天时间,我一定学会用它。”其实余纯顺说的也有道理,GPS如果你不熟练,带着它除了增加重量,别无它用。问题是,为什么当时不给他三天时间让他学会呢?为什么,为什么呢?

根据《尸检报告》结论显示,他是高温环境下缺水而引起急性脱水,全身衰竭而死。2001年9月25日,天文学家发现了已颗小行星(83600号),以余纯顺的姓名命名,以纪念永远的余纯顺。从彭加木到余纯顺给我们的启示就是,探险罗布泊千万不要单独行动,千万不要!千万不要!千万不要!千万不要!千万不要!重要的事说三编,而最重要的事要说五遍。因为这就是传说中的三令五申!

展开全部

1972年,罗布泊最后干涸部分为450平方公里。8年后的6月,彭加木失踪在死亡之海,在16年后,余纯顺也命丧罗布泊。

余纯顺,上海人,从1988年开始孤身徒步旅行,行程高达4万多公里,他的足迹更是踏遍了23个省市自治区,首次孤身穿过川藏、青藏等地,更是将足迹留在了“世界第三极”珠穆朗玛峰上。


在徒步经验上,余绝对是个中翘楚,但是余的经历中,先是北上到黑龙江俄罗斯边境,继而南下征服西藏,再而征服中国最西端帕米尔高原红其拉山口,确实经验丰富。但是其中的并没有沙漠探险经历,更多的是高原冻原山地探险经验,沙漠探险经验较为匮乏,上来就挑战沙漠难度之最“罗布泊”,恐怕力有不逮。

1996年6月11日9时,余纯顺强硬的拒绝了车辆和人员的帮助,并说自己要成为“彭加木第二”,成为徒步穿越有着“死亡之海”、“人类禁地”的罗布泊区域。背起沉重的背包,挥了挥手头也不回的向罗布泊走去。

于1996年6月18号被发现死亡于帐篷中。


余纯顺那顶蓝色的帐篷映入眼帘,但是只见帐篷不见人,这让我们感到奇怪又担忧。越走越近,沙漠热浪裹挟着尸臭扑面而来。余纯顺那柄最爱的藏刀被遗弃在帐篷口。撩开帐篷,发现余纯顺在帐篷里仰天躺着,面部肿胀的很厉害,眼耳口鼻都已经变色变形。头发和他那很标致性的长须也以一种十分诡异的形状扭曲着。手臂上和脖子上都布满了水泡,有的水泡极大十分瘆人。这位曾经走遍大江南北的徒步英雄余纯顺,终究还是魂断罗布泊。(大家注意,沙漠探险一般都是“昼伏夜出”,而余则是白天徒步走,急于求成,8个小时,孤身徒步33公里,平均每小时4.125公里。沙漠探险宛如马拉松,一口气用尽了气力,透支了力气,后边身体受到了极大损伤,已经疲劳过度,这为后面魂断罗布泊埋下了伏笔)

在进入罗布泊之前,曾有人劝阻他,余纯顺不听反而说到,珠峰零下几十度都毫发无伤的闯过来了,何况一个罗布泊呢(轻视),并且他还功利心很重的说道,

“我还要向全国,全世界证明,6月不能进入罗布泊的神话必将有我余纯顺打破!约莫再有4-5里地,差不多就到1号营地了,到了今晚我就在那歇息了。”

(连续徒步8小时,不休息,这绝对可以把普通人走进医院,更不用说6月最高气温可达70摄氏度,绝对汗如雨下,浑身湿透)

就这样,轻敌,急功冒进的余纯顺,一头闯进了罗布泊。

而且余纯顺本身沙漠经验不足,还强烈要求不带向导,他一心要做中国独自穿越死亡之海罗布泊的第一人,想要完成彭加木没有完成的壮举。

由于对沙漠定向知识的欠缺,导致他在第一天就走错了路,无法找到自己的给养补充点,同时又遇到了黑风暴,最后余纯顺遇难处距楼兰岔路口不足3公里。

在他走过的几公里路上,有4个补给点,第一个点没有动,第二和第三个点动了几瓶水,第四个也没有动。

后来余纯顺的老友,雷殿生,成功穿越了罗布泊,并在途中,祭奠了余纯顺这位曾经的老友。

之前在东北,他们二人曾畅谈过徒步中国的共同梦想,余的精神极大的鼓舞了雷,雷后边也背起行囊走遍中国,还向吉尼斯申请记录。万万没想到,曾经无话不说、志同道合的好友,却是阴阳两隔。雷殿生在墓碑前同余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经历,这边讲的热烈,那边却只有沙漠风声。“余大哥,敬你了!”举起酒,风尘仆仆的雷殿生一饮而尽。

关于隐秘,余纯顺的隐秘肯定要比彭加木少,彭加木实实在在的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如同人间蒸发;而余纯顺则是确认死亡,可能死亡原因上还有其他因素。(有好事者言是彭加木有意让余纯顺留下,与他共赴楼兰古城)

在我看来,余纯顺的死,完全是因为他对自己的盲目自信和急功冒进。


欢迎关注,祝你幸福。

以上

展开全部

余纯顺(1951.12―1996.6)上海人,我国著名的徒步探险家,享有“当代徐霞客”的美誉。1988年开始孤身徒步全中国的壮举,他的理想是走遍我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和56个少数民族聚居地。八年来他行程4万多公里,足迹踏遍23个省市自治区,34个少数民族地区。走到了我国的最东、最西、最北端。完成了59个探险项目,发表游记40余万字,拍摄照片8千余张,沿途作了150余场题为“壮心献给父母之邦”的演讲。他用一年半的时间走完了川藏、滇藏、青藏、新藏、中尼五条天险公路,穿越阿里无人区,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孤身徒步考察完“世界第三级”西藏的奇迹。

在完成了西藏的探险考察后,余纯顺又把目光转向了新疆,他把1996年称为自己的“沙漠年”,计划在1996年下半年连续穿越罗布泊与塔克拉玛干沙漠。正当他筹划9月穿越罗布泊的探险活动时,上海一家电视台闻讯找到了他,与他商议合作拍摄一部以他徒步 穿越罗布泊为主题的记录片,这对于余纯顺来说是一次难得的宣传机会,于是双方一拍即合,余纯顺为此改变了原定计划,与摄制组于5月来到了新疆。

到达新疆库尔勒市后,当地政府对此次活动给予了大力的支持与帮助,应余纯顺的要求,请来了有“罗布泊活地图”之称的地质专家赵子允做向导,在余纯顺与摄制组出发前还为他们举行了隆重的壮行仪式。6月6日余纯顺一行进入了罗布泊,那几天天气一直很好,他们边走边排,虽也经历了一些波折,到6月8日已基本完成了拍摄任务,按说此次活动到此也就圆满结束了,就在此时余纯顺向大家表示,为答谢上海与新疆两地探险爱好者对他的支持与厚爱,他想独自一人在完成一次真实的穿越,成为六月穿越罗布泊的第一人。当时大家都表示反对,一是记录片已拍够了镜头,余纯顺也算是已经完成了穿越,二是6月份天气太热,独自穿越罗布泊危险性太大,但此时的余纯顺决心已定,大家苦劝不住也就只好同意。

为了最大限度的降低危险,大家乘坐沙漠车在赵子允带领下重新考察规划了一条穿越路线,路线全长约107公里,每隔数公里埋下矿泉水与食物,并作醒目标记,途中设有两个宿营补给点,余纯顺将顺着沙漠车压出的车辙行走,计划用两天半的时间完成穿越,6月13日在指定地点与大家会合。

赵子允

6月11日早9时,余纯顺告别了大家,没有携带任何导航跟踪设备,踏上了他人生的最后一次探险之旅。他走后大家还是不放心,商议后决定下午开车追赶余纯顺,如发现他身体不适就硬拉他上车,结束此次探险。下午4时25分,在33公里处追上了余纯顺,他在50℃的炎炎烈日下已连续行走了8小时,平均每小时4公里,比预想的还要快,距离他穿越计划中的第一个宿营地只有三公里多了。当时他状况良好、信心十足,大家让他到车上休息一会他说什么也不肯上车,赵子允提出陪他走完剩余的路程被他婉言谢绝了。他与大家一一握手告别,让大家赶快离开,13日在终点会合。

告别余纯顺后,大家就乘车绕行到了终点等候。12日晚大家最不愿看到的情况还是发生了,罗布泊地区刮起了沙尘暴,一时间飞沙走石昏天黑地,大家不禁为余纯顺担心起来,13日白天风稍小时就开始分头沿穿越路线寻找,但没有迎到余纯顺。大家认为受大风影响他肯定会延迟到达,到14日仍不见他的踪影,此时大家都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一面联系当地政府组织搜救。一面继续深入穿越路线寻找,赵子允带人一直找到余纯顺11日晚的宿营地,发现沿途取水点与宿营地的水与食物都原封未动。证明余纯顺11日就没有到达宿营地。库尔勒方面在得到消息后,立即组织车辆、直升机前往罗布泊搜救,直到18日上午直升机搜寻时才发现了余纯顺的帐篷,余纯顺已遇难了。

余纯顺遇难地偏离了穿越路线,距离最近的取水点只有三公里。帐篷外有两个挖了约半米多深的坑,一把脱鞘的藏刀放在帐篷门口。余纯顺头东脚西躺在帐篷内,头部肿胀的连五官也失去了比例,头发象洗过一样,长而浓密的胡须也湿漉漉的,裸露的上身布满水泡,右臂朝上略微弯曲,肘下压着草帽,捆扎成一卷的睡垫放在胯部。法医鉴定排除了自杀与他杀的可能,死亡日期为13日前后,医学鉴定结果为高温缺水引起急性脱水,导致全身器官衰竭而死亡。解剖后胃内未见食物残留及胃液,胃粘膜有小片状褐色出血。说明他在6月11日早饭后,只补充了少量的水,没有吃任何食物。

得到余纯顺遇难的消息后,大家在悲痛之余,也产生了许多疑惑。在他走过的三十多公里路程中经过了四个取水点,第一个没动,第二个取了一瓶水,第三个取了两瓶水,第四个没动。第四个取水点是他觉得不需要补水还是没有找到呢?大家与他最后告别时他的身体状况很好,为何之后只走了几公里就倒下了呢?他有写日记的习惯,探险八年每天都会把当天经历详细记录下来,为何6月10日后,他的日记本上就一片空白?6月11日下午大家离开他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从大家最后告别余纯顺的地点到他遇难地点之间,有一个丁字路口,如果余纯顺沿丁字路口向西在走几公里,就会到达他当晚的宿营地,那里埋着充足的水与食物,他的穿越计划就已成功一半了。但就是走到这个关键的丁字路口处,余纯顺犯下了他一生中最致命的失误,沿着另一条车辙走向了东南方向,这条车辙是两个月前赵子允带领一支考察队到罗布泊湖心考察时留下的。他错过了丁字路口,也使自己错过了生还的机会。当他找不到宿营地,意识到自己迷路时,一切都为时已晚了。高温、缺水、饥饿、疲劳已耗尽了他体内所有的能量,他已经无力在去寻找正确方向了。随着夜幕的降临,他只好就地支起了帐篷。到了12日,已一天一夜没有进食的余纯顺身体状况进一步恶化。绝望中他拿起藏刀走出帐篷,用尽自己最后的力量挖地,希望能挖出哪怕带有一点潮气的沙土,但最终还是未能如愿。此时他已意识到自己的探险之路已走到了尽头,放弃了一切努力,回到了帐篷里……

余纯顺遇难了,他终究没能完成六月穿越罗布泊的壮举,永远的留在了这里。当我们为这位立志走遍全中国的壮士扼腕痛惜时,我们也不得不承认,他的遇难看似意外,但其中也有许多必然之处,他此次罗布泊之行先后犯的几个错误,最终导致了这场悲剧的发生。

一.因上海电视台的介入改变了原定计划,造成准备不足、仓促上阵。

余纯顺原计划是在9月穿越罗布泊,选择9月就是为了避开6―8月罗布泊的高温沙暴天气,上海电视台找到他后与他商议6月就进入罗布泊,余纯顺不愿错过这次难得的宣传机会,又不好回绝对方,就改变计划提前三个月进入了罗布泊,而此时他并未做好准备,从遇难前的影像资料可以看出他身体发胖,身体条件明显还未调整到最佳状态。

二. 过于自信,对困难估计不足。

余纯顺完成了在西藏的探险活动,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新疆,罗布泊是他新疆探险的第一站。但罗布泊人称“死亡之海”,比西藏无人区的环境气候还要恶劣,它独特的地形地貌使常规的辩向认路方法在这里根本行不通,进入六月这里的平均温度高达五六十度,地表温度达到70℃以上,而且大风沙暴不断。余纯顺首次穿越沙漠地区,缺乏大漠戈壁的定向经验,又在气候最恶劣的六月进行穿越。全长107公里的穿越路线,他只走了约40公里就遇难了。即使他在那个丁字路口没有迷路,后面还有60多公里复杂多变的道路,而且12日晚又出现了持续几天的大风沙暴天气,由此可见余纯顺穿越成功的概率几乎为0。

三.没有携带任何导航与跟踪设备,一旦迷路就是死路一条。

余纯顺在他之前的所有探险活动中从未使用过任何导航跟踪设备,完全是依靠超强的毅力与丰富的经验完成一次次的探险。这次也一样,上海电视台为此次活动准备了三台GPS导航系统,在余纯顺出发前大家都劝他随身携带一台,但他拒绝了。也许他认为如果携带这些设备就不算是探险,这种勇气固然可贵,但探险不是冒险,任何的探险活动安全是第一位的。在那种极端恶劣的环境下去挑战大自然,不携带任何的保护设备,没有专业的后援做保障,等于是在拿自己的生命赌博,无异于去送死。从这个角度分析,余纯顺只能算是一位勇士,不能算是一位优秀的探险家。

展开全部

余纯顺徒步死亡之海和后援失去联系,喝完水干粮没算到自己饿渴饥饿难耐,找不到收藏水的位置沙尘暴雾天都很正常。

徒步探险家不应该这么不着调那么一点饥饿都跨不过去吗?余纯顺在怎么倒霉也是人啊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

六月新疆最高温度在于六十摄氏度℃一般在于四十多度°,我记得一五年第一次去克拉玛依油田拍摄电影,台湾牛耕老演员主演的电影 西北之北 导演王诗晴 讲述北京一些人九十年代援新疆石油的一代人扎根克拉玛依一系列故事电影,拍戏当时温度就是四十多摄氏度℃热的我躲阴凉处可见余纯顺六十摄氏度℃的遭遇。

按理说徒步中国第一人不可能遇到没水没干粮的地步,可能和后援失去联系三五天后迷失方向还可以就地解决喝血喝尿吃蛇精皮肉等,

如今还有世界至今未解开余纯顺去世难题等不知道怎么离开我们的最后祝福余纯顺大哥天堂一切安好。



展开全部
评论
举报

更多阅读

正在为您加载更多

问答青云计划自荐标准: